正文

  自从江美子开始接受陈的可怕调教以后已经过了一星期。
  在调教的空间几乎每晚都要接好色的中国老人,被满脸是皱纹的丑陋老人不断玩弄受到伤害的肉体,可是江美子的身体甚至於显得更美更妖艳。
  老人们都贪婪地享受江美子的身体,以惊人的耐性折磨江美子,那是连骨随都要吸光的土狼一样,尤其是长官张折磨江美子时特别厉害。江美子对那种过份心的情景,只有哭着向陈哀求说:「唯有那个人我不要┅┅饶了我吧。」
  可是陈只是笑嘻嘻的还是让江美子去陪姓张的长官。
  现在,江美子正在陪伴那个姓张的老人。这时候的江美子已经像发不出声音似的散乱着头发,仰起头。江美子的身体像涂上一层油发出油腻的光泽,说明受到多么可怕的凌辱。
  「嘿嘿嘿,奶觉得怎么样?现在才三次,还不能说受不了呀。」
  张露出很满足的样子,虽然张已经够满足了,但唯有右手肩还在江美子的屁股沟裹摸索。
  「啊┅┅还要折磨我吗?已经累的受不了啦。」
  好难过┅┅。江美子这样说着一面无力的摇头。
  「嘿嘿嘿!奶真是可爱的女人,实在太好了。」
  张抓住江美子绑在身后的手腕,把她的上半身推压在地上,更要抬起江美子的屁股,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江美子的屁股沟。
  「奶的屁眼张开这样大啦,是很高兴吗?嘿嘿」悄悄的说着淫邪的话,舌头仍在双丘的股间蠕动,吸住江美子像花朵一样的肛门。
  「啊┅┅可以饶了我吗?啊!」
  对张执拗的只以肛门做目标的动作,江美子发出啜泣声。
  可是现在的江美子已经没有抗拒的气力。因为已经受到三次可怕的肛门性交的凌辱。
  敏感的肛门被吸吮,江美子只能发出甜美的哼声,全身开始颤抖。不仅如此还自己尽量把屁股压在张的嘴上,更显得忍受不住甜美感。
  「啊┅┅就是那,就是那┅┅」
  「嘿嘿嘿,这样弄以后奶会很舒服吗?再来!再来┅┅」
  张伸出很长的舌头插入妖艳的花一般的洞。刚才还自己用性器插入的部份,现在好像要用舌头证实一样,那种情景只能用异常形容。

  「嘿嘿嘿,看奶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很舒服?」
  「啊┅┅是很舒服。」
  江美子大概是因为感情亢奋,好像已经是无法忍受的脸压在地上发出甜美的哼声。虽然是那样可怕而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的肛门性交,但现在的江美子已经开始变成享受那种美感的女人了。
  江美子对肛门性交有敏感的反应,对自己的身体为甜美的官能扭动,连她自己都感到厌恶。
  「啊┅┅还要!还要┅┅」
  江美子好像要诅咒自己的肉体般的发出娇柔的声音,这种样子是多么羞耻,但现在江美子连已经想到这种情形的力量也没有了。
  「奶要我怎么样弄呢?用奶可爱的嘴说出来吧。」
  「啊┅┅你是明明知道的,不要欺负我啦┅┅」
  江美子发出像撒娇一样的声音。
  「嘿嘿嘿,我还是不明白,让我做什么呢?」
  「你好坏┅┅快来玩弄我的屁股吧!」
  张听了以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抱住江美子的腰用力一下子就进去。
  在这刹那江美子发出像动物的呻吟声,开始疯狂的扭动身体。绑在身后的双手伸直摇摆。
  「啊┅┅好厉害┅┅我太幸福了。」
  江美子扭动通红的脸,一面啜泣一面说。
  「嘿嘿嘿,奶现在知道肛门性交有多么好了吧。」
  张好像感到很大兴趣继续用力抽插。
  「来呀┅┅嘿嘿嘿┅┅太好了。奶还要夹紧。」
  「啊┅┅还要┅┅还要!」
  江美子发出欢喜的哭声,那种痛快的感觉,几乎觉得全身的骨头快要分散一样。不知何时,江美子很积极的开始反应,可以说她是主动的扭摆自己的屁股配合张的动作。
  「亲爱的,啊,亲爱的┅┅还要┅┅用力┅┅」
  不知是不是在江美子脑海想到亲爱的丈夫,江美子完全暴露出女性,也许应该说是牝性猛摇自己的屁股。
  「奶实在太好了┅┅真是好女人。」
  「啊┅┅亲爱的┅┅亲爱的┅┅」
  江美子好像身体已经被官能的火焰烧尽,发出的声音也分不出是哭还是高兴,只是疯狂般的扭动身体。这时候的动作已经不是陈教她的猛技,而是完全暴露出女人的本能。

  「唔唔,奶真棒,好像疯了一样┅┅嘿嘿嘿,如果奶受不了了,可以更大声的哭。」
  张的脸也已经通红,不过这时候完全沉溺在官能的江美子巳经听不到张说的话。
  张对江美子的强烈反应,几乎要射精,甚至於快要克制不住就这样把强烈的欲望发射出去,可是他与生俱来的残忍性不让他自己那样做。
  「就这样射了实在是不够意思。嘿嘿嘿,那样只会使她高兴而已,最好还要继续折磨她才行。」
  张这样像自言自语的说过之后,就咬紧牙关把阴茎拨了出来。这时候江美子感到很大的狼狈。
  「不要!不要这样!」
  原来在自己身体的巨大东西突然不见了。因为这时候江美子也是正要到达┅┅的时候。
  「快给我┅┅不能停止,不能停止呀!」
  江美子一面哭一面不停的扭动屁股还用力向张挺过去。那种样子毫无疑问的是向张要求的,牝性动物的样子。
  「求求你┅┅不要使我着急了┅┅我想要呀┅┅不要欺负我了。」
  已经失去焦点的眼睛看着张,江美子还想把屁股挺过去,这种样子感到无法抗拒的性感。张看到那种妖艳的魅力,不由得打起寒颤,急忙用手压住自己的前面,因为它几乎要射出来。
  可是张站起来很残忍的说。
  「奶不要这样一直撒娇,只是这样玩弄已经腻了,我想用更好玩的方法折磨奶。」
  说完就大笑。
  「啊,你太残忍了┅┅怎么可以弄到一半就停止┅┅」
  大概是伤心、悲哀,还有羞辱感都一起涌上心头,江美子猛烈摇头大声哭泣。完全不理会女人的生理,张的行为只是想把江美子弄的更惨而已。
  「嘿嘿嘿,如果奶想爽快,就要向我要求什么好的玩法,让我感到满足才行。」
  张还笑着说,那样就会给奶插进去┅┅。说完用手拨开江美子的双丘,看到那面湿淋淋的还不停的蠕动,好像是在向张恳求一样。

  「啊┅┅做什么都可以。所以,快一点┅┅我快要急疯了┅┅」
  江美子拼命的用力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使屁股更高高挺起,哭着继续哀求。那种样子毫无疑问的是经过陈的手,调教过的男人的玩具,从身体散发出浓厚的色香味。
  用双手掌轻轻敲打江美子屁股的张,发现桌子上发出金属光泽的肛门扩张器顺手拿起来。
  「噢,这是奇怪的东西,奶知道是干什么的吗?」
  张当然知道那是肛门扩张器,折磨女人时,可以说张是每一次都要使用这个器具。可是现在他装出不懂的样子问江美子。
  江美子看到肛门扩张器,脸颊就开始抽,龙也曾经使用过一次,那种可怕的感觉几乎使她快要疯狂。
  把屁眼扩大开来看┅┅,只是这样想就感到一阵昏眩。现在,眼前这个男人大概想要使用这个东西,江美子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奶要想快一点得到爽快,就要回答。这是什么东西呢?」
  「你准备要用这个东西吗┅┅」
  江美子说的时候拼命把脸转开,而且她的臀部已经开始颤抖。
  「我是在问奶这是什么东西。」
  听到张生气的口吻,江美子急忙回答。
  「那是扩大屁眼的工具┅┅是非常淫秽的工具。」
  「哦,是用来扩大女人屁眼用的吗?嘿嘿嘿┅┅那么就是肛门扩张器了,我是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看到。」
  张还故意这样说谎,看到江美子那种恐惧的样子,会使他的欲火更强烈。
  「不要看那种东西了┅┅快来弄吧┅┅」
  江美子拼命的想使自己的注意力离开肛门扩张器,火热的视线盯在张的脸上,妖艳的扭动驱体想引起张的注意。可是,张只是笑一下就冷漠的说。
  「奶用过这种肛门扩张器吗?这个东西把奶的屁眼扩张过吗?」
  「有┅┅有的┅┅」
  江美子的声音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她是本能的发觉这个男人准备要用这个可怕的器具。
  「已经用过就太好了,现在奶就来告诉我使用的方法吧。」
  全文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