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现钞 第1章

  发信人: SOFA
  标 题: 十万现钞
  上午十点,李荣暂停手上的工作,从后裤袋拿出了皮包,打了开来,一叠千元面额大钞,整齐的摆在皮包里,李荣用手指拨了拨,合上了皮包,再放回后裤袋。
  这是一家颇具知名度的大公司,李荣是公司的中级干部,手下有五名女职员,李荣职位是主任。
  李荣这个主任不是挂名的,是用业绩换来的,李荣做起事挺拼的,台大毕业、30岁、未婚,条件不错。稍嫌遗憾的是李荣身高不够,李荣身高不够是从女职员口中传出的,现代的女性看起男人、身高至少170以上才行,李荣却只有165,所以李荣虽年轻多金,却没有女朋友。
  李荣手下五名女职员都是顶尖的,全是国立大学的高材生,若不是李荣俱有商业才能,还真压不住这几个女生。有人说、书读得好的女人往往不漂亮,李荣还真有同感;李荣手下原本只有4个女孩,个个学历高得吓人,脸孔、身材却不怎么样,李荣对她们也没兴趣,直到林莉调进李荣这个单位。
  林莉、24岁、台大毕业、身高165,皮肤白晢,站起来前凸后翘,体重看来不会超过45公斤,真是一级模特儿身材。
  林莉第一天报到,李荣就晕了,可是半年过去,李荣还是不敢怎么样,因为这个女孩够高,与李荣站一起,李荣就矮了半个头(身高一般,女生多了高跟鞋),身高比不上人,李荣就算想追,也提不起劲。
  半年过去,李荣这个主任的能力,使林莉这美女不敢轻视,在一个大企业里,没有几分实力,是坐不稳主管位置的,李荣就有实力,他是凭实力拼下的位置,现在、他要用实力来打动林莉这个美女的心,对女人,最好的实力就是钱,所以李荣就用钱来铺路,第一把,李荣准备了十万台币,现金。
  时间接近中午,办公室里忽然就剩下林莉一个女孩,李荣逮著了机会,走向林莉的桌前,从皮包拿出了那一叠现金,十万台币。
  李荣把十万现金轻轻放在林莉的桌上道:「林小姐、现金十万,买妳点一个头。」
  一下子没听懂,林莉抬起头望著李荣道:「什么?」
  看著微仰著头的林莉,李荣有一股想摸一摸的冲动,勉强压下了心中那股冲动,李荣缓缓地道:「十万现金,一次性接触!」
  「你......」林莉终于听清楚李荣说什么,却怎么也想不到李荣的话是如此直接,一时之间张大了口,话却说不出。
  「我没有恶意、一片诚心,决不会乱说,妳考虑考虑!」李荣慢慢收回桌上的十万现金,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只留下一脸惊愕的林莉。
  看著李荣的背影,林莉怎也想不到李荣会突出这招。
  自从结束了大学的短暂恋情,糊里糊涂的献出第一次后,林莉已锐变得更坚强,大学毕业后几年的社会经验,碰过各式各样的人,类似的骚扰也碰过不知多少次,光是上下班的公车过程,就是一次次的冒险。24岁、一个女孩的黄金年华,林莉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李荣李主任的挑逗,林莉决定不回应。
  当天下午的上班时间,林莉照常做应做的事,李荣也像没事一般,一切如常。
  第二天、第三天,西线无战事。
  到了一星期后,李荣决定再发动一次攻击。
  时间、地点的选择再适当不过。
  办公室的一个角落,走道弯进去,长约三公尺,那是厕所。
  李荣正走进厕所,林莉往外走,就在三公尺深的走道中央,面对面的碰上,最近的人群至少在五公尺外,稍停下脚步,李荣对林莉道:「林小姐、十万现金仍放在抽屉里,就等妳点头。」
  林莉也稍做停步,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冷冷的答道:「你以为我是妓女!」
  慌忙脸色一正,李荣道:「妳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稍为一顿,李荣的声音转为严肃:「再高价的妓女也值不了十万!」话落一闪身进了厕所,林莉往外走。
  上完厕所,李荣回到自己的位置,林莉已在忙著,看也不看李荣一眼,李荣知道,事尚可为,笑了笑,处理起了公务,他不知道林莉的心中正交战著。
  林莉知道自己的条件不错,年轻时虽然错失贞操,却只有一次,那个鲁莽的学长,居然不相信林莉是献出自己的第一次,林莉一气之下,断绝了关系,从此再也没有性爱,直到现在,那个李主任居然那么直接,十万虽然不少,却又要自己又打开心扉,那个李主任说一次性关系,如果真的只有一次,值不值得,林莉心中乱极了。

  李荣经过两次攻击后,又经过一周,李荣决定再发动一次攻击。
  第三次的攻击展开了,李荣等到一个很好的机会。
  老天似乎帮著李荣,又造成李荣与林莉的办公室独处,李荣把握了机会,从皮包中拿出了十万现金,走到林莉的身边,十万现金往林莉桌上一放,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道:「就等妳点头,我决不会乱说话。」
  林莉抬起头看了看李荣,眉毛一挑,开口道:「用这种方法,你骗了多少女孩!」
  用右手比了个佛手,李荣正色的道:「阿弥陀佛,最过,一次也没有!」
  「你的条件亦不错,为什么不用正常的方法,邪门外道的,想用钱砸死人呀!」
  「这只是对妳,妳的美丽震撼我底心灵,我不知怎么表达,十万现金求妳一次施舍,决不后悔,更不会大嘴巴,妳可以相信我。」李荣一脸诚恳的样子。
  林莉正待答话,外头说话声大声传了进来,林莉头一低,李荣知道,该收兵了,收起了十万现金,转回自己座位坐下。
  林莉内心又起了大战,要不要答应他呢,这个冤家看样子不死心,这事除非闹开来,恐怕只有自己屈服了;私下看了看李荣、30岁、台大、大公司中级干部,能力极强,看样子就算离开公司自己去闯,也不成问题,听说家世不错,又有自己的房子,车子也是BMW,唉!怎么办好呢?林莉已迷失了......
  三次攻击,传回的抵抗并不激烈,李荣知道,胜利大致在望,决定暂缓攻势,待机再起。
  第四次决定性的攻击,李荣硬是给拖了二过星期。
  在办公室的另一个角落摆著一台饮水机,林莉正在装水,李荣拿著茶杯走了过去,站在林莉身旁,林莉知道有人走近,转头一看是李荣,正待开口打个招呼,忽觉手中一紧,李荣正拉著林莉的手,一叠千元大钞已放在林莉手中,林莉的纤纤玉手一被李荣拉著,一股触电的感觉传进心中,还来不及反应,林莉手中已多了一叠千元大钞,李荣却已转身走了开去,(正是兵法的最高原则:攻其不备)林莉手握一叠大钞,一叠不该在自己手中的大钞,转头看了看已走离的李荣,樱唇一开正待开口,茶水刚好满液,微温的茶水流湿手指,林莉急回头关上出水龙头,再回头,李荣已不见。
  错失第一时间拒绝李荣邀约的林莉,一手拿著茶杯,一手拿著一叠千元大钞,林莉有短暂的错愕,慌忙中林莉收回迷失的心情,四周看了一圈,在这办公室一角刚发生的一幕默剧显然没人发现,林莉看了看手中那叠大钞,心中有了决定。
  回到自己座位的林莉,悄悄的收好了那一叠大钞,看了看李荣,李荣也正在看她,林莉微一点头,作了一个适当表示。
  大事底定,看到林莉的动作,李荣右手握拳顿了一顿,随即拿起一个红色卷宗递给林莉,一面大声道:「林小姐这是急件,立刻处理!」
  接过卷宗,林莉应了一声:「是的,主任,立刻处理!」
  红色外封的卷宗是表示紧急的,林莉打开卷宗,一张字条随即映入眼中;
  「中午12点15分,转角丹堤咖啡。」
  林莉看了看李荣,点了一下头,收起了字条。
  丹堤咖啡就在转角不远处,由公司走过去不到100公尺,但是转了一个弯,感觉上隐密一些。
  因为是星期六,12点下班。林莉临下班前再补了一次粧,心里有一种兴奋感,一种私会情郎那种感觉;林莉走到丹堤咖啡,刚好12点15分,推门走进去,一股冷气迎面而来,深深吸一口气,林莉一眼就看到李荣。
  李荣一个人在角落里,桌上一杯似乎是饮料,林莉再巡了一遍看得见的地方,嗯、没有熟人,林莉走向了李荣。
  看见林莉走过来,李荣连忙起身,拉开椅子,请小姐就坐。
  先开口的是林莉。
  「我来了,来应你一次性关系的约。」既来之、则安之,林莉态度反倒大方。
  一脸尴尬样,李荣慌忙接著道:「别这么说、别这么说,只是一种方法,一种.........」面对林莉的强势,李荣有一点手忙脚乱。

  看著手忙脚乱的李荣,林莉笑了笑道:「如了你的愿了,这就走吧!」
  「先别忙走,总得吃了饭,这可是午餐时间。」商业上的才能使李荣迅速恢復信心,瀟洒的转身走向柜台,步履间已显得稳定。
  两份快餐由李荣亲手递上,林莉笑著道:「看你的样子,一付花花公子模样。」
  「怎么会呢!我可是一片诚心;先请小姐用餐!」李荣信心一回復,已能掌握情况。
  「行了,听你的,先用午餐。」林莉迅速进入情况。
  「是的,小姐、请用!」李荣已完全掌握了进度。
  在BMW里,李荣开著车子,林莉就坐在前座。
  「你准备带我上那儿?」林莉问李荣。
  「回家,家是最温暖的堡垒。」李荣一边回答一边看著身边林莉那因为坐著而微微拉高裙子的雪白大腿。
  知道李荣的目光在看那里,林莉也不说破,缓缓的道:「你小心开车,别急!」
  「是、遵命、小姐,小心开车。」李荣义气风发,一脸春风。
  李荣的房子是在郊区的一幢大厦,楼高12层的第11层,足30坪,一个人住嫌大了点。
  打开房门,一般家居应有的设备,没有任何花俏。
  「我这里没有酒,不能请妳喝酒,抱歉!」
  为什么一定要酒,音乐就行了,不会没有音乐吧!」
  「当然有,音乐来了。」轻音乐声音响起。
  音乐轻柔的响著,李荣一把搂住林莉,一个转身就转进了卧房。
  推开了李荣的轻拥,林莉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就你一个人住呀、这房子?」
  「当然,我父母都在乡下,这房子可是我自己挣来的,30坪、500万呢,所缺只是女主人罢了!」
  「我可没说要嫁给你!」
  「别急,慢慢来,先攻占一垒再说!」
  「那有那么便宜的。」林莉边说边脱下自己的上衣,随手丢给李荣。
  浅紫色半托式的乳罩刚够盖住那小小的乳头,两团嫩肉往中间挤,中央一道乳沟深深的,拿著林莉的上衣,看著林莉那道深深的乳沟,李荣未喝已醉了。
  林莉手往后腰一勾,裙子掉往地上,映入眼中的是,雪白修长的大腿,肉色丝袜包裹住的小小浅紫色三角裤,中央一小片布只怕没有手掌大,黑忽忽的一片,几跟阴毛硬是伸出三角裤外,李荣看著仅剩三点在身的林莉,一股热血直往下冲,不由得张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剩下的、由你来脱了。」林莉说完双手张开,作了一个360度的转圈,李荣差点没晕倒。
  好似一股血直冲向脑袋,轰的一声,李荣除下了自己的衣服、裤子,只留下一条内裤,直冲向林莉。
  「你慌什么,慢慢来呀,没见过女人呀!」林莉对著李荣的来势,有点档不住。
  「就是没见过,妳是第一个。」李荣的声音有点怯场。
  轻轻的搂著李荣,林莉全身贴著李荣,胸前双峰贴著李荣胸膛,说著:「接下去怎么办、你该知道吧!」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李荣双手一伸,一下就解开了林莉背后乳罩勾子,浅紫色半托式乳罩一离开身体,林莉的双峰蹦的弹了出来,双峰骄傲的向上挺著,一手居然握不完,峰顶两颗小乳头挺在粉红色的乳晕上。
  李荣抱著林莉,往床上一躺,林莉双峰仍挺立著,李荣一头就埋进双峰间,两手各抓住一个乳头,轻轻的柔著;李荣深深的吸了一口乳香,下面的阴茎已涨大。
  不太舍得的从林莉的乳香中爬起,双手拉下林莉的裤袜,林莉那165公分高的身躯平躺著,两腿修长的并拢,雪白一片。李荣轻抚著由膝盖往上,到了腰际,李荣把那小小的浅紫色三角裤往下拉,林莉配合著屁股一抬,小三角裤已脱了下来,两脚并拢处,一片黑黑芳草覆盖著,李荣手一伸,往两腿中央插入,林莉嗯了一声,随著李荣插进的手,张开了两腿。
  李荣喉咙发出了一声闷哼声,随手拉下自己的内裤,一条长长的阴茎弹簧一样,跳了出来。
  李荣趴在林莉的佐腿上,阴茎靠著林莉的左腿,两手朝林莉的阴户伸过去,用手指分开了林莉的大阴唇;在小阴唇掩盖下,一片粉红色,李荣一头就埋了进去。
  林莉长长的一声「哦!」

  李荣伸长了舌头,努力的往阴道伸进去,鼻子贴在阴核上,每一下碰触都引起林莉一阵抖;也不过几下,林莉阴道里一股股淫水直流。
  李荣一口口的吞下,少女的阴户是芳香的,连带流出的淫水也带著一股芳香,李荣猛吸一阵,直吸得林莉双腿一抖,竟就来了一次高潮。
  少女未经耕耘的秘处,那受得了李荣舌头狂吸,林莉虽有过一次经验,那必竟是多年以前;在李荣一阵狂吸下,阴道阵阵收缩,股股淫水汨汨流出,李荣全数吞下,再用力的将舌头由下往上一舔,李荣才将头离开林莉的阴户,顺著小腹,往上直舔到林莉双乳间。
  趴在林莉身上,李荣一面摸著林莉丰满的乳房一面说著:「林莉你真好你的身上真香...」
  经过一次高潮的林莉,全身软绵绵再无力回话,嗯、嗯,两声作为回应。
  李荣撑开林莉双腿,扶著阴茎,找者阴道口,腰际一用力、阴茎已挤进阴道里。林莉轻呼了一声:「痛...好痛...」
  虽然有过一次性经验,却已过了多年,林莉的阴道紧宰得就跟处女一样,对于李荣的进入,随然已有充份淫水滋润,仍显得紧宰不易进入。
  李荣一过龟头挤进林莉阴道里,被阴道紧紧包裹者,那种舒服的感觉直叫李荣叫了声爽,腰际再一用力,林莉又叫了起来:「天杀的,好痛呀!李荣你这混蛋,我好痛呀!」
  「别叫、别叫,进去一半了,稍停就不痛了。」以为林莉是第一次,李荣爽得直叫值得,十万花得真不冤。」
  林莉双手撑在胸前推著李荣胸膛,痛得眼泪直流,说著:「刚刚...你舔得...舒服...现在...插入...怎么...这么痛?」
  李荣一边亲吻林莉流下的泪水,一边道:「第一次都是这样,刚开始有点痛,慢慢就好了!」
  林莉双手轻撑著李荣胸膛道:「见鬼的...第一次...可是......刚刚...你舔得...好舒服......」
  「还有一半在外面,总得让我进去。」李荣带点恳求的道。
  「不管了...你...进来吧...舒服...的...感觉...真好...」
  「行,来了!」李荣说完猛地一用力,吃的一声,全根尽入了。
  「哦......」林莉又叫了一声。
  「痛吗!」李荣关心的问了一声。
  「没关系...不太痛...你...动动吧...」
  「遵命!我动了」李荣如奉圣旨屁股一抬,阴茎抽出又插入。
  在林莉紧宰阴道的包裹中,李荣的阴茎艰难的一出一入。
  每一下出入,必引起林莉一阵鬼叫......
  「好...好舒服...李荣...你...插得...我...好...好......」
  「我也很舒服...妳的...阴道...好紧...紧得...我...好舒服...」
  「李荣...你...用力...再用力...我...又要来了...」
  「林莉...你阴道...好紧...紧得...我...忍不住...射...射了...」
  一阵酸麻传进李荣心里,李荣精门一开,串串滚烫的阳精,射进林莉阴道深处。
  紧紧的抱著李荣,林莉也在李荣急射中,阴道再度收缩,高潮再度来临。
  两人相互紧抱著,李荣趴在林莉身上,一动也不动,随著时间的过去,李荣的阴茎变软,李荣才不舍的离开林莉身上。
  看著乳白色合者淫水的精液,慢慢自林莉那粉红色的阴道流出,李荣双手仍在林莉乳峰上摸者。
  斜著眼看了看李荣,林莉道:「这可是你家、你的床,再不让我起来,等一下流得你满床都是精液。」
  「我可实在不舍得,妳这一身娇嫩的肌肤,真是我见犹怜。」
  「犹怜你的大头鬼,十万一次是不是,一次已完了,该再见了吧!」
  翻过身亲了一下林莉的面颊,李荣道:「妳可真狠,真的一次呀!」
  「一次可是你亲口说的,要不然你来追呀!本小姐高兴的话,免费陪你上床都行!」顿了顿接者又道:「反正人家第一次已经给你了,你要不来追,人家可亏大了!」这妮子撒起谎来全不要本钱,可恨李荣这混小子,也分不清林莉是不是第一次,就上了贼船;赶紧接口道:
  「放心!我一定珍惜,林莉、妳第一次是在我家给我的,我怎会不追呢?」
  林莉笑了,两条肉虫又抱在一起,分不开了。
  这场仗赢的到底是谁?李荣十万现金的策略是成功的,但是,李荣赢了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