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的方程式 第1章

  序章
  第一章 失误的动作
  第二章 境界
  第三章 冲动
  第四章 共振
  第五章 幻觉
  第六章 净化
  第七章 认识
  第八章 大团圆
  终章
  序章
  十一年前。
  阿哈利亚......阿索巴斯特马撒奴......帝夫诺哇拉亚尼......
  从耳底最深之处,传来了不像是日语的奇妙迥音。
  喀喀喀喀喀......
  是脚步声吗?昏迷的意识当中,似乎有好几个人慌忙跑来跑去的声音。
  ......达肯哈依德拉欧米卡米
  欧利马休唔歇......失利马休唔歇......
  刺进脑海中的咒语,忽然被大人们的声音打断了。
  「那家伙可能逃到哪里去了吧?」
  「你、你别吵啦!」
  「啊、这家伙好像醒了耶!」
  「真的?他没死吗!」
  「喂......喂!你醒一醒呀!能听到我说话吗?」
  「你看到犯人了吗?」
  犯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年)什么都不知道。不,是他太清楚整个事件,导致自己的防卫本能让头脑停止去思考。
  「这里只有这家伙呀。云头神呀!云头神!」
  「这些,都是他干的吧?」
  「鹤野这家伙,被那个神附身了?
  「对,他把自己的妹妹弄成这样......」
  「他是鬼怪!是鬼怪呀!!」
  耳中响著各种声音,但他充耳不闻。面无表情地睁大眼望著前方。什么也不说,也无法回答。但,心里仍喃喃唸著:果然......(果然,我看到的事情,并不是在做梦....)
  那时......赶来的几个村人,已吓得失去了逃走的力气。他们回过神时,(少年)正面对著那男人的背。
  映著昏暗月光的铁道旁边。男人的身旁,散乱躺著数个年轻人的尸体,死者多是半裸。降下的栅栏,一明一灭地照出如地狱般的景象。但,对这些惨死的尸体,他却没有丝毫恐惧。实际上,是怕打破了这宁静的诡异气氛吧?应该能听到栅栏声的呀!但自己好像失去了听觉,什么都听不到。
  男人、和(少年)差不多年纪。由这几天的传言看来,他一定就是云头神。那男人坐在栅栏旁,口中喃喃自语著。一个美少女闭眼靠著他,血液已经乾涸了。白暂的肌肤,微红的脸颊,彷彿已安宁地入睡一般。男人轻摇著抱在左手的东西,右手轻轻抚摸著那女孩,满脸幸福的神情。
  「知道了。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囉!」
  (少年)的记忆瞬间恢復了。男人左手抱的东西,以染著血污的白色细带和女孩的腹部连接著......是脐带。男人左手抱的是女孩产下的胎儿。仔细一看,那女孩早已死去,她的左右手臂及双腿,被残忍地从根部切断......但,她美丽的脸孔却极安详,如同洋娃娃般的表情。
  他的意识又渐渐薄弱下去,只有那少女的脸深深地映在脑中。不知为何,竟对那男人涌起了一种强烈的感情、羡慕......以及嫉妒......
  时光回到了现在。六月。
  最近的天气寒冷而持续阴雨......现在正是梅雨季节。但,这个下午却晴朗而暖和。草薙和冬川希走在在涉谷的街上,两人最近忙于杂务,连坐下来聊天的时间都没有。
  草薙以前是精神科医生。目前是从前的患者--私家侦探凉崎的重要伙伴。他的工作是做犯人和委托人的心理分析。他自认气质和身手都不像侦探。但凉崎说可以让他依心情来行动,他才待在事务所。之后,在半年前发生的<黑之断章杀人事件>中,解决了横跨日本和美国的连续杀人事件,他才在侦探方面有了自信。
  自学生时代起,他都是循规蹈矩地生活。但从事严苛的医生工作,要面对无法掌握的人类心理。工作表现不佳时,也会遭指导教授责骂。连在做侦探时,也常被凉崎嘲笑:「会为一些小事烦恼不已,真是个被虐待狂呀!」
  事实上,草薙正在和冬山希进行著微妙的交往。他和希是因<黑之断章>事件而认识,然后便开始了急速的进展。希的父母被那事件的主谋者当实验品利用之后,被予以杀害。之后,希的家庭教师兼监护人--「速水遥」,便负起了照顾希的责任。希有时虽会因父母被害而伤心,但是,对草薙的感情,大大抚平了她的悲伤。
  到目前为止,两人还未发生肉体关系。希虽然不说什么,但对此事感到心焦。可能是因为草薙在恋爱方面的表现不太得心应手吧?希虽知道这点,但草薙认为自己比她年长许多,却无法好好地引导两人的关系,因而开始厌恶自己,并时有彆扭的举动。
  这天,为了拿刚印好的名片,草薙到了涉谷。他对这一带是「路痴」,只好看著地图,一边期望著今天和希的约会,能够顺利地进行......希也期待这好久不见的约会。但已经开始半小时了......气氛却仍是冷冷淡淡。

  草确对身旁的<恋人>,不但没有拥抱,甚至连牵牵小手都没有。
  「嗯......明日香小姐出差还没有回来吗?」没有别的话题,希无奈地问道。
  明日香是凉崎侦探事务所的助手,她的双亲也在她十四岁时,被<黑之断章>事件的同一凶手惨杀。之后,她成为凉崎的养女。半年前她满二十岁时,和凉崎解除了抚养关系之后,便在事务所工作。而明日香和凉崎的关系,已经变成了恋人。
  「对呀,这次调查时间此较长。再过三、四天,才能从富山回来吧?」
  「三、四天?那......会干什么呢?」希露出害羞表情问,但从街上传来了吵闹声,草薙没听清楚她的话。
  「咦?妳说什么?」草薙问时,一个庞大物体从他背后撞来,他摔得屁股坐地,名片也散了一地。
  是个带著眼镜,有双可爱眼睛的少女。穿著和希同一所学校的制服,也跌倒在地上。接著,一个口操大板腔、穿著新潮的小混混,从后面急迫上来。那女孩一定是在躲避他的追踪吧!
  「等等呀!跑得可真快......妳听我说嘛!」那小混混唤道,他的两道细眉,挤成了「八」字形。
  「我不是说不要吗?就算你出再多钱,我也不会干的!!」那女孩的左脚扭伤了,表情痛苦地拒绝。照这样看来,那小混混可能是某种可疑的演艺界「经纪人」。
  「......草薙......先生......」希一脸怯怯的表情,却明显流露出要草薙帮助那少女的眼神。
  「喂、你.......」小混混锐利的视线,望向了草薙。
  「啊、你......这个......」草薙欲言又止时,少女已趁隙逃跑了。
  要如何对付小混混呢?以为他会找麻烦时,他却目不转睛地盯著希,说:「啊啊啊~太棒了!!没想到这么可爱的女孩,会和你这熊猫走在一起。啊啊......不、你是男人中的男人,我如果是女人,可会对你一见钟情,是真的喔!啊、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木场亮次......小姐叫什么名字呢?」
  草薙正要阻止,希已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姐,妳缺零用钱花吗?」
  「咦......」
  「我要找......妳们这些漂亮的妹妹。有兴趣的话,要不要听听呀?」
  「啊、不用了......」希囁嚅地说。这一定是目前流行的学生非法打工吧?草薙要阻止希时,木场的大哥大响起。
  「什么嘛这种重要时候......。抱歉、我接个电话。」他说著,走到离数步之处,背对著两人讲完电话后,大声说道:「对不起,我现在有急事。这个......给我一张!」木场抓起草薙掉在地上的名片,快步地跑走了。
  「怎么回事嘛......」草薙不觉喃喃自语。
  「那家伙,真像是一阵暴风!」希语带抱怨著说。
  「对了,刚才没听清楚......妳说什么?」
  希微微摇了摇头。
  「就是、刚刚那女孩撞到我之前呀......」
  「嗯......。现在要做什么呢?」
  希想起什么似的,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她深呼吸了一口后,注视著草薙的脸,道:「明日香不在家,你们吃饭怎么办......」
  「这个呀、搞得一团糟。两个老男人,作菜的时候还会吵架呢!」不知道希的意图的草薙,笑著说道:「昨晚还真够扯!叫凉崎按下电锅的开关,他却忘了。我从便利商店买东西回来时,米还在泡锅子里呢!」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什么?」
  「明日香回来之前,就由我帮你们两个作饭吧!」希明示了自己的意愿。平常不太表示自己心意的希,这决定令草薙非常惊讶,但,又感到喜悦。
  这时,一阵强风吹起,几张名片被吹到了空中。纸片反射著阳光,令草薙感到一片赤红。他也感到轻微的晕眩。时间、似乎也停顿了。(这......这种感觉是!?)似乎是某种记忆在脑里復苏的错觉,草薙以手遮挡,微瞇起眼,抬头注视著盛夏的太阳。第一章 失误的动作
  走过新宿的繁华街道后,就变得十分宁静。在百人町的近郊,『凉崎侦探事务所』即位于此。半个月前才搬来这里。不像以前,是在旧大楼中。这三层的旧建筑,就是凉崎和草薙的住家兼事务所。
  望望周围,低矮的楼房,被一些高耸的大楼环绕,让人有种压迫感......对于永远没有闲暇时间,把工作当成唯一乐趣的凉崎,即使是在泡沫经济时期,要买下这栋楼也不是那么容易。其实,这中间的复杂内幕(或一些狗屁倒灶的阴谋)是连草薙也不知情的。
  「前一阵子玩六合彩,不小心就赢了不少钱!」凉崎笑著解释。
  草薙和明日香虽是亲近的人,但他俩也不说什么,心里暗暗地说:果然如此!但实际上、仍不明白详细情形。

  「可是,这么大~的地方......只有你们两个人用,不觉得很可惜吗?」希从厨房探出了头,看著做为事务所,约二十个榻榻米大的空间,发出了惊嘆。她心中有个重大的决定。
  「还有几个空房间呀!我和明日香提议过:可以分租给别人。」
  「是吗......这里还有空房间......嗯......」
  「咦?妳有兴趣吗?」草薙问似乎在思考中的希。
  「不,有件事......我还没和阿遥姐商量,还不能决定。」希说著,脸红了起来,躲到厨房里去。草薙有点惊讶,但没特别注意。他检查了电话留言,将委托的案件记了下来。过一会儿,希边解下围裙,边走出来说:「用小火燉一下就可以了......」
  她在草薙身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啊~」地大大伸个懒腰,喃喃说道:「夏天快过完了耶......」她伸懒腰的瞬间,草薙望著她露出的白皙脖子,而无法将视线移开。
  「梅雨季早点结束就好了!」
  「对呀......」
  两人谈著天气,后来聊到了希的学校、成绩等等,草薙发现希似乎在为毕业后的事烦恼。希的成绩要进入理想的学校并没问题。问题是现在和她一起生活的遥。但希想让遥从照顾自己的责任中解放出来。主要的原因是遥最近似乎交了男友。
  「阿遥姐为了照顾我,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她虽然开玩笑说讨厌男人,但我想她因为和我住在一起,才丧失恋爱的机会......」
  「嗯。我知道妳为何对这里的空房有兴趣了。」
  「嗯......对呀。」希说著,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想一个人住吗......?」
  「虽然还没和阿遥姐说,但这样最好。这样她就不用担心我,可以和男生出去玩了呀!那么漂亮的人,没男朋友才怪!」
  「不......妳以前和遥谈过这件事吗?」草薙以谨慎的态度问希。
  「没有。她不会承认照顾我是麻烦的事。」希摇著头说道,她完全相信这点。实际上她却完全误会。遥虽然是美人,也受男孩子欢迎,但她绝对不交男友......不、是无法和男性交往。因为她是完全的同性恋,而且非常爱慕希。
  遥不希望自己的存在,对持普通恋爱观的希造成困扰,并为此而不安。她在希面前装出有男友的样子。希也相信了,而对该怎么做困扰著。
  草薙曾问过遥这件事,但,她要求草薙不告诉希真相。(要怎么才能安慰小希呢.....?)他更靠近希的脸,她红润的嘴唇,紧紧吸引著草薙。
  「妳......想太多了!阿遥没有男友是......因为缘份还没到!一定是这样。还有.....」
  「还有?」
  「她还要担心:有我这种坏家伙,来纠缠著妳呀?」
  希笑著否定:「可是,阿遥姐常笑我『早点和草薙先生XXXXX吧!』」
  她的脸红得不能再红,蚊子般细的声音喃喃说:『上床』。她将头枕在草薙的肩上,发香钻进了他的鼻腔。草薙的情欲被挑起,轻轻吻了希的唇。希虽然惊讶,心中却喜悦不已。
  草薙的唇离开时,希说:「我......还要......」
  这次,两人比刚才更用力地互吻。
  「嗯......晤......」
  「嗯......嗯......」
  喘息声中夹杂著黏著的声音。这时......
  「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玄关传来了低沉的嗓音。草薙和希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对方是从太阳眼镜、袜子到皮鞋都是黑色系的侦探凉崎。凉崎不怀好意地笑著,他似乎已在那站了一会儿,将两人的举动看得清清楚楚。
  「凉崎、这......」
  「知道、知道了啦!不能瞬间掌握对手的行动,就不用在这危险的新宿干侦探了!小希,这位大哥还没好好地爱妳吗?」
  「......才刚刚开始。」希害羞地说,草薙瞪大了眼。
  「希、妳!?」
  「冷静一点!草薙能体会身为男人的快感,真是可喜可贺。刚才的场面,令人喷鼻血......」
  「啊啊~不要说了!!」希大叫著跑到厨房,炉子上燉的东西,已烧焦黏在锅底。但是把冰箱的菜热一下,再配上热饭,还是一顿美味的午餐。
  草薙送希到车站,再回到事务所时,凉崎告诉他有关薙志采访的事。是一家走向低俗,专门报导八卦灵异事件的『世界树』杂志。
  「他们想企划:『超能力侦探VS普通的侦探』的报导!」凉崎特意不看著草薙,因为接受这种愚蠢的访问,会被草薙骂死。
  「因为......杂志社愿意出高价采访,所以没有拒绝......」
  「别骗人了啦!是那不要脸的女人的要求吧?」
  「答对了!」凉崎伸出食指,指著草薙。
  「......」草薙呆了呆,没有回答。『世界树』杂志的编辑之一--龙泽洋子,是个为抢到采访权,不惜和男人上床的无耻轻浮美女。大概她以SEX为饵,和放纵情欲的凉崎搭上了吧?

  「又来了!你......不能少干点让明日香伤心的事吗?」
  凉崎望了望草薙。
  「被我说中了吧?」
  凉崎望向天花板,吐了口LUCKYSTRIKE。两小时之前的情景鲜明地在脑中浮起......
  「啊~帮帮我!好不好嘛?」凉崎和龙泽洋子,在和事务所附近的廉价宾馆的房间里。洋子用和她大喇喇性格不搭的娇声要求著。
  (反正不会是什么正经事。)凉崎有此预感,但,并没有拒绝她的意思。
  洋子的企划是:让某超能力者和凉崎展开侦查能力的比赛。
  「如果让你和警视厅的刑事互相较劲一定大受欢迎!所以我也去找了源叔!」
  凉崎正在替洋子卸衣,听到这句话时,脱黑蕾丝内裤的手停了下来。
  「什么......那个老家伙!?」
  源叔,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老刑事,和凉崎认识。而他的伙伴,年轻刑事寺田和凉崎见面时,两人必定斗嘴。
  「妳这个笨蛋......!」凉崎粗暴地将她的内裤脱至脚踝。
  「讨厌~不要那么生气嘛,他冷淡地拒绝了我!」
  「可想而知呀!」
  洋子还想说什么,但,嘴被凉崎的吻封住了。
  「嗯......唔咕......」
  凉崎的舌狂暴地在洋子嘴中搅动,洋子陶醉地涨红了脸,让凉崎的舌和自己的舌交缠。凉崎的嘴在她的唇、下顎、耳垂、颈部移动著,边脱了自己的衣服。他让洋子躺下,双手捧住她形状饱满的乳房,以舌腹舔舐浓桃色的乳晕。
  「啊啊~啊啊......被源叔拒绝......啊啊~我只有拜托你......求求你......呀~我的企划如果不成功......我就完蛋了!」洋子愉悦地接受著凉崎的爱抚,也不忘要求工作的事。
  凉崎时而轻柔,时而强力地搓揉她柔软的双乳。他的食指和中指夹住她已坚硬的乳头、洋子难忍地皱著眉,背脊向后仰著。
  「噫......啊......嗯、喂、你听到了没有?啊啊......喂、回答我嘛......啊~好不好?」
  「好啦......」
  凉崎的唇沿著她的侧腹、肚脐、直至下腹部。洋子喘息著,咬著自己的指甲。
  「哈啊、唔唔......啊啊啊~可、可以了......哈啊......可以做了......」
  「好......」
  朝著洋子栗色的密林,凉崎扳开她的大腿,将脸埋了进去。
  「啊~啊~求求你......快一点......啊啊......嗯、嗯......进入了......唔唔.....啊啊......」
  凉崎的分身先端抵在秘处时,洋子陶醉地喘息不已。而凉崎也徐徐地加快抽送运动,愉悦的快感,传遍腰部。
  「呀、啊啊......好、好爽喔......」从体内涌起的快感,令洋子失去了思考力,她双手环著凉崎的脖子,两人的唇又激烈地合在一起,口角流著唾液,边摆动著腰。
  ......此时,两人且时达到了高潮。
  「哈啊啊......再......再快一点!!啊啊~今天到......这里就好了......」
  「好啊。现在......要去了!」
  「嗯~嗯~嗯嗯......啊啊!?我、也要高潮了......!!」洋子全身激烈地痉挛。
  「唔、唔唔!!」凉崎低声呻吟著,同时发射了。
  草薙清了清喉咙,打断了凉崎的沉思。凉崎装得没事般,站起身来,从客厅的窗户眺望著夜景。
  「啊......对了!访问就订在明天......。请你一定要帮忙,好不好?」凉崎背对著草薙要求他。
  「抱歉......恕我无法帮忙,我明天有事情。」草薙静静答道。
  三年前,他在做精神科方面的研究时,被选为政府为了秘密调查犯罪,所策划的『心理分析官制度』的候补生,而在某个设施待过一阵子。这个设施不太像医院,而像个研究机构。它收容了一些病情特殊,或一般精神科医生无法治疗的患者,而以实验的方式来治疗。
  凉崎在六年前,在美国捲入某凶杀案中,因冤罪被起诉,因此冲击而导致精神失常。在当地治疗后,回国时已接近治癒状态,在此设施接受治疗。而草薙那时,便是凉崎的主治医生。
  分析官候补生时代的友人--山崎聪美突然寄来了一封信,表示:有事商量。约定日期就是明天。
  「你......还记得那时的事吗?」凉崎问道。那是在他接受草薙诊察时,在阴森的医院内发生的杀人事件。因为过程离奇,所以记得非常清楚。
  「难道......现在还要商量这件案子吗?」一提到事件,他的眼神锐利起来。
  「嗯。很久没见面了......她好像有紧急的事呢!没时间回信,不和她见面也不行.....」
  草薙想起她信中的内容,环抱著手腕沉思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